四川遂寧一份公文4.8公里“走”了42天 12名責任人被處理-新華網 神码堂三肖中特

四川遂寧一份公文4.8公里“走”了42天 12名責任人被處理

2019-04-10 19:50

  物理距離4.8公里,公文走了42天。2018年8月,在遂寧市,一份機關公文在運轉辦理過程中經歷了長達一個多月的嚴重“拖堂”,最終12名市直機關工作人員被遂寧市紀委監委追責問責。 

  這份公文,名稱是《關于審定市級環保督察回頭看反饋意見的請示》,文號為(遂環督辦【2018】29號) (以下簡稱“29號文件”),是遂寧市環保督察辦上報給遂寧市委書記邵革軍的。

  遂寧市環保督察辦(以下簡稱“市環督辦”),設在遂寧市環保局。從這里出發,在遂寧城區經西山北路、嘉禾西路、遂州北路、明月路,到達位于東升路的市委辦公樓,全程4.8公里,駕車只需 11分鐘。

  細心的市委書記邵革軍簽閱時發現:公文成文日期是2018年8月2日,到自己的案頭卻已是同年9月12日,4.8公里“走”了整整42天,“是哪個環節、哪個部門出了問題?請給個結論。”

  收到市委書記的批示后,遂寧市紀委監委當即成立了調查組。

  結果是,包括遂寧市政府副秘書長、市政府秘書五科科長、副科長,以及遂寧市環保局局長、副局長等共計12名責任人、1個責任單位,受到了嚴肅處理。

  事后,遂寧市以此為契機,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“查問題、講擔當、提效能”作風整治行動。

  29號文件,為什么會走那么長時間?這期間發生了什么故事?“作風整治行動”效果如何?3月20日至21日,華西都市報、封面新聞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還原。

  遂寧市紀委監委四室的同志們在討論案情。

  啟動調查

  國慶長假不能離開遂寧,隨叫隨到

  趙永坤、盧逸,分別是遂寧市紀委監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和副主任。四室是一個日常監督部門,對口聯系環保局等多個部門。

  和紀委監委的其他部門一樣,四室平時很忙,好不容易遇上國慶長假,大家都打算與家人好好聚聚:趙永坤準備接待從外地回遂寧的幾位同學,好好陪陪剛從深圳實習回家的兒子,參加朋友女兒的婚禮;盧逸和妻子計劃好了,帶父母、娃娃,自駕去青海;兩個同事也各自有計劃,梁瀟方去宜賓參加早就答應的朋友婚禮,任益坐飛機到鄭州。

  但一個電話,改變了這一切。

  9月30日16時,趙永坤、盧逸接到電話,“電話里沒說會議內容,只說了時間地點。必須準時參加。”

  原來,當天,市委書記邵革軍的簽批件下來了,遂寧市紀委監委決定立即開展調查,由四室負責成立調查組。

  會議開到18時,定了幾條原則,其中包括:紀委監委的人,環保局、住建局、政府辦的人,國慶期間不能離開遂寧,隨叫隨到。

  會議一完,趙永坤、盧逸馬上開始起草方案:“方案內容包括,依據有關規定,哪些人可以進入調查組。”21時方案寫完,領導簽批同意后,兩人馬上電話通知有關人員。

  此時,梁瀟方已經到了宜賓,任益剛到雙流機場,住建局紀檢組副組長唐運福,正乘動車往重慶。

  他們得到的指令都一樣:“馬上回來。”

  查清事實

  不斷加人的調查組,5天時間查清了原委

  梁瀟方、任益、唐運福,連夜趕回遂寧,加入調查組。

  “公文走了42天”調查組,30日那天只有9個人,來自市紀委監委、市委組織部、市檢察院紀檢監察組、市住建局紀檢監察組等。“可后來發現,涉及到的人和部門越來越多,都要到現場調查、去單位取證,于是一再增加人手。”盧逸說。

  10月1日增加4人,2號增加3人;到了3日,牽涉到市政府辦秘書五科,又增加了政府辦紀檢監察組的4人;5日,發現牽涉到環保局副局長鄒凱,他是副縣級干部,按規定要交給負責審查調查部門,于是九室的6個同事又進入調查組。

  為什么是九室?趙永坤回答:“九室查處過市環保局系列案,情況熟悉,有經驗。”

  5天時間,調查組查清了事實。

  2018年7月25日,遂寧市環督辦發出了《關于開展市級環境保護督察“回頭看”工作的通知》;按照通知上的要求和安排,6個督察組于7月27日至7月31日對各區、縣進行督察;督察情況8月2日形成的29號文件,經過一系列緩慢的協調簽字,審核不及時、催辦不力等,于2018年9月12日送至市委常委辦轉呈市委書記邵革軍。

  嚴肅處理

  12個責任人1個責任單位被問責處理

  調查證實:12個責任人、1個責任單位,導致了這份公文4.8公里“走”了42天。

  于是,遂寧市紀委監委,依據《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》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》《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》等,進行了嚴肅處理。

  黨內嚴重警告1人。環督辦主任康曉陽,沒有統籌整個工作,催辦不力,致使該文件運轉緩慢,在環保局滯留時間過長。

  行政警告2人。經開區和河東新區組總協調人曾前勇、蓬溪縣督察組總協調人劉彥博,兩人因“沒采取有效的方法促使文件運轉”。

  政務警告1人。環保局副局長、經開區和河東新區督察組副組長鄒凱,在公文運轉中督促不力,沒有盡到職責,導致該組文件運轉緩慢。

  書面誡勉2人。船山區督察組總協調人王益茂,在報送環節中,沒有主動過問和催辦,造成此項工作推進緩慢;環督辦借用人員蔣紅斌,在接手文件期間,導致文件延誤。

  誡勉談話4人。市環督辦工作人員李超,催辦效果差;市環督辦工作人員趙清泉,得知市政府辦秘書五科要求修改29號文件后,未及時將該情況報告市環督辦主任;市政府秘書五科副科長李洋,在審核完善文件期間,反饋修改意見時未限定再次上報時間,導致公文運轉不及時;市政府秘書五科科長張娟,在審核完善文件期間,對文件審核不及時,反饋修改意見時未限定再次上報時間,導致公文運轉不及時。

  批評教育2人。市政府副秘書長鄧云,對公文運轉重視不夠,對市政府辦秘書五科的問題承擔領導責任;環保局局長趙齊宣,對市環督辦的工作作風懈怠承擔領導責任。

  此外,29號文件運行過程中,環保局黨組履職不力,責令其向市委作出書面檢查。

  康曉陽是此次事件中,受處分最重的。3月20日下午,華西都市報、封面新聞記者當面采訪了他。

  康曉陽坦言:“這是組織在教育我、幫助我。對我來說是一次警醒,大局意識得到增強。今后的工作中,要更細心,也要更高標準要求自己。”記者問:“如果這份公文再重走一遍,要多少時間?”康曉陽回答:“(花42天的)事情不會再發生,但時光不會倒流。”

  整治作風

  引出遂寧一場聲勢浩大的作風整治行動

  遂寧市委常委、紀委書記、監委主任譚曉政認為,從環保局到市委,物理距離很近,只有幾公里、只要十來分鐘,“但這個事件的發生,讓人震驚。個別單位、部門與市委的‘心理距離’,還不是很近。工作作風散漫、拖拉,對上級的要求和群眾的期盼,認識不到位、落實不到位。”譚曉政說,中央紀委要求糾正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,“個別部門‘臉好看、門好進、事難辦’;凡事等上級領導指示、等領導的集體決策、等著會議紀要,有的人‘只要不出事、寧愿不干事’,主動性、創造性、擔當性不夠,成了當前作風建設中的一個突出問題。”他表示:遂寧市紀委監委,將聚焦這些問題,“發現一起,查處一起。”

  遂寧市委副書記馮發貴直接指出:“個別單位和部門在辦文辦事的過程當中出現的一些問題,不能說在其他部門就沒有這樣的問題,只是可能沒有暴露而已。”他認為,作風問題具有頑固性和反復性,必須常抓不懈。

  馮發貴說,遂寧現在已經有多張名片,“希望再多一張名片,這張名片叫‘馬上辦、務實干’。”華西都市報、封面新聞記者請他通俗一點形容,他說了這樣一句話:“文不過天、事不過三”。

  事件發生后,遂寧市組建了“查問題、講擔當、提效能”作風整治行動領導小組,馮發貴擔任組長。遂寧市由此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“作風整治行動”。

  “查講提”作風整治過去幾個月了,效果如何?遂寧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任鄧科說:“現在文件都不會過夜,當天就送達。”“單位之間、機關之間,溝通、協調暢通無阻。”

  這份公文引出了遂寧市一場聲勢浩大的作風整治行動。(劉玥 記者 曹笑)

責任編輯:蔣燕
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4350375
神码堂三肖中特 云南时时奖项规则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博彩到底能不能挣钱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大发快三开挂软件免费下载 三公游戏平台代理 竞彩足球6串1全包技巧 抢庄牌九网站 幸运飞艇大小计划网 电子游艺pt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