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多數縣區在走“靠山吃山”的路子 旅游資源待深挖-新華網 神码堂三肖中特

四川多數縣區在走“靠山吃山”的路子 旅游資源待深挖

2019-04-16 10:01

  近期,四川日報向省內相關縣(市、區)負責人、文旅部門負責人、文旅項目負責人發出《四川縣區文旅產業發展調查問卷》。通過四川日報全媒體集群MORE大數據工作室分析有效問卷,記者實地調查走訪發現,文旅融合不是簡單的“文化+旅游”,其發展中呈現出的一些共性現象,有的還有待厘清思路,有的還需要政府、景區、文旅企業共同探索。

  峨眉山金頂。田捷硯 攝(資料圖片)

  思路

  資源挖掘仍停留在表面

  細數“家底”,以三星堆、九寨溝、大熊貓為代表的四川獨有文化旅游資源,早已蜚聲海內外。

  課題組調查結果顯示:目前,全省超過64%的縣(市、區)都在依靠自然景點景區或歷史人文景點景區發展文旅產業,包括分布在12個縣(市、區)的12家國家5A級旅游景區和遍布各市州的263家國家4A級旅游景區。

  “大多數地方在走‘靠山吃山’的資源稟賦型路子,資源挖掘停留在表面。”不少縣(市、區)負責人表示,如何深挖資源,值得思考。

  “依托現代文旅項目,盤活一些名氣不大的資源,帶動全區全域旅游崛起是一條路子。”成都市雙流區副區長張瑞琴表示,當地通過打造華僑城農創園等一批重大項目,展現古蜀農耕文化,發展現代文創產業,較好促進了文旅融合發展。

  米易縣委書記王飚則認為,該縣因地制宜,探索陽光康養度假的特色模式,也是縣域文旅產業發展的一個方向。

  規模

  文旅產業占比較小

  當提到縣域文旅產業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程度時,1/5的縣(市、區)把文旅產業作為了當地的支柱產業,其中既有成都、廣元等市的傳統旅游資源大縣,又有攀西經濟區、川西北生態經濟區的縣域。

  “長得快,但塊頭小。”近五成縣(市、區)負責人表示,當地文旅產業雖有一定規模,但占比較小。而在這些縣(市、區)里,又有不到三成的地方文旅產業增速超過地方GDP增速。

  “文旅產業要起到支撐作用,就不能停留在‘門票經濟’上。”在九寨溝縣相關負責人看來,“支柱產業特色有余,支柱的能力卻有限”是許多地方面臨的難題。他舉例,廣東只比四川多一家5A級旅游景區,其去年接待入境游客3700余萬人次、旅游外匯收入超200億美元,均超四川10倍,“為什么?主要還是廣東對文化產業的‘精耕細作’。”

  吸引力

  與“流量”息息相關

  3月25日,結束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展覽后不到半個月,“三星堆:人與神的世界——四川古蜀文明特展”又亮相羅馬。在三星堆博物館有關負責人看來,每走出去一次,都為三星堆帶來一批“流量”。

  在移動互聯網和文旅融合疊加下,一個地方或景區的吸引力已和“流量”息息相關。這一點也在調查結果中得以體現:66.11%的受訪者認為,縣(市、區)文旅資源的知曉度是影響當地文旅產業發展的外部因素之一。

  還有三成受訪者認為,上級對縣(市、區)經濟發展的考核導向也是制約文旅產業發展的原因之一。“現在,GDP仍是評價縣域經濟發展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,所以,縣級決策層在一二三產發展的資源配置上,自然會有不同的考量。”攀枝花市一縣區負責人說。

  涼山州一些縣市的干部也表示,當前脫貧攻堅任務繁重,文旅產業發展在中心工作中的擺位也自然不“那么重要”。

制約游客進入的原因

  制約游客進入的三大主要因素:產品單一、缺乏知名度、基礎設施滯后

  營銷

  僅三成偶爾會“走出去”

  知道了“流量”的重要性,超過90%的縣(市、區)都在營銷上下功夫。但通過對比分析發現,各地營銷主要集中在省內,僅三成受訪者表示偶爾會“走出去”。另一方面,當詢問營銷推廣的主要目的時,近四成受訪者表示是為了推廣城市形象和品牌,三成的人希望通過節慶促銷吸引外地游客,兩成的人認為是推廣景區景點特色。地方政府、行業部門和景區等不同角色對營銷的目的還未形成共識。

  “一定要明確產品個性來獲取更契合、更忠誠的旅游者,再借助他們去擴大市場。網紅產品和服務可以讓游客有獲得感和粘連性。”在三星堆負責人看來,西安永興坊的“摔碗酒”、重慶的“穿樓輕軌”“洪崖洞”都是抖音爆款,“大熊貓算得上‘頂級流量’吧,但我們以大熊貓文化為核心的網紅爆款似乎還沒有。”

文旅產業重要程度

問卷所覆蓋區縣中,以文旅產業為支柱或文旅產業占比較大的地區占47%以上

  人才

  “不專業”“留不住”

  制約縣域文旅產業發展的內在因素是什么?超過75%的受訪者認為是專業運營人才。

  “人手本來就不多,負責宣傳營銷的一兩個人,還身兼數職。”攀枝花市基層文旅部門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“吐苦水”。記者調查發現,縣級層面文旅部門普遍缺乏旅游、文化或營銷等領域的專業人才。

  不止政府部門。因返鄉業主帶動,幾年內,安岳縣燕橋村被打造成寶森生態旅游度假區·中國檸檬小鎮。“懂旅游的不懂農業,懂農業的不懂旅游。”負責人周勝軍請過多位職業經理人,但都因“不專業”而離開。

  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營銷總監何群舉例,峨眉山景區1998年組建了專門的營銷部門,“我們都缺人才,更別說偏遠地方了,人才如何‘招得來、留得住’值得管理者思考。”

  此外,1/4的受訪者表示所在縣(市、區)有文旅產業平臺公司并真正發揮作用。

  政策

  力度有限 認識不一

  4月10日,首批天府旅游名縣開始進行公示。作為我省推動縣域文化旅游融合發展的項目之一,天府旅游名縣建設釋放了巨大的政策紅利:命名縣將獲3000萬元獎勵,包括候選縣在內的縣(市、區)還能享受用地指標、項目支持、人才培養等政策,擊中了縣域文旅發展的短板。

  從調查結果看,有五成的受訪者表示當地有激勵文旅產業發展的政策,但支持力度非常有限。

  值得關注的是,對于“地方政策、資金對文旅產業投入支持力度大小”,近七成縣(市、區)的縣級負責人和文旅部門負責人認識不一。多數縣級負責人認為“夠了”,但業務部門卻認為“不夠”。

  “目前政府對旅游的投入,大部分用于基礎設施建設。而用于打造旅游產品、營銷推廣等直接投入反而在減少。”安岳縣文化廣播電視和旅游局局長劉毅說。(記者 王懷 劉若辰 吳曉彤 郭靜雯 吳亞飛 制圖 四川日報全媒體集群MORE大數據工作室)

責任編輯:鄭瑋
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121124372712
神码堂三肖中特 腾讯分分彩13458怎么打 游客在香港买彩票 广东彩票APP 天津时时彩停止的原因 黑龙江时时大盘走是 pk10手机盛世直播 时时彩滚雪球原理 腾讯分分彩代理级别 河北十一选五429期开奖结果 多乐开奖结果查询